主页 > I生活区 >为何没出现大规模动乱?大跃进前后中共採取五个社会控制措施 >

为何没出现大规模动乱?大跃进前后中共採取五个社会控制措施


为何没出现大规模动乱?大跃进前后中共採取五个社会控制措施

「大跃进」导致了全国大饑荒,饿死几千万人,为什幺没有出现大规模的动乱?这是因为,中共从五个方面採取了严厉的社会控制措施。

一、胡作非为引起社会震动,而当政者不从自身找原因,反而认为没有肃清「残余反革命」所致,用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手段推动政治运动,成为对社会进行控制的模式。

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不仅在党内有不同意见,农民和工商业者更不愿意。尤其是农民,土改刚分得田地,就要搞合作,他们并不心甘情愿,加上接下去採取匪夷所思的行为,群体性事件经常发生,农村干群关係剑拔弩张。

如1955年4月6日到9日,安徽萧县发生5起大规模抢粮事件,哄抢粮食24万斤,打砸四个区、乡政府和粮站。而责任完全是地方政府:先虚报粮食产量,然后实行高徵购,用打骂、捆绑、关押的方式强迫农民卖粮,等到农民没有饭吃时,又向农民返销粮食,来回折腾,返销的粮食少,不能维持生活,有的人家一天只吃一顿饭,向干部反映,受到申斥,激起民变,最后逮捕108人,枪决四人。因抢粮被枪毙,并没有阻止人们的反抗。1957年2月22日,肥西、舒城两县接壤地发生暴乱,提出了「要饭吃,要土地」,「现在的政府不是人民政府」的口号,暴乱者99%是农民。两县公安干警和省里派去的武警,将其包围,发生枪战,当场打死49人,抓获34人,投案自首10人,为首的农民程千发自杀。

针对突然出现的动荡,当政者们不从自身找原因,而是认为没有肃清「残余反革命」。1955年3月21日,毛泽东在党代会上说:「国内残余反革命势力的活动还很猖獗,我们必须有针对性地、有分析地、实事求是地再给他们几个打击。」根据他的指示,全国範围「镇反运动」开展起来了,各省向中央报告镇反计画,包括捕人、杀人数据。安徽上报1955年计画逮捕反革命2.5万人,由于时间紧,省公安厅要求採取集中统一行动在10月底採取「摸一批捉一批的办法,逮捕人数不得低于5000名。11月份,实行全党动手,全面动员,统一行动,集中搜捕,拟逮捕1万名左右。」结果全年共逮捕27611名「反革命」,他们绝大多数都是抵制农业合作化运动的农民和抵制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工商界人士。

用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手段推动政治运动的开展,从此就成了中国对社会进行控制的模式,儘管名称不一定叫「镇压反革命运动」,但是实质是一样的。比如「四清」运动中划分四个阶段,其中最后阶段就是对敌斗争阶段,「文化大革命」中的「清理阶级队伍」和「一打三反」,也是镇压反革命。

二、对社会进行控制的第二个手段,就是那些出身好的农民,因抵制人民公社、抵制「大跃进」、抵制共产风、抵制吃食堂等等行为,给他们戴地富帽子不合适,于是就量身定做了「新生的反革命」和「坏分子」帽子。

据安徽省公安厅统计,1954年全省共有地富、反革命分子33.7万多人,到1958年底为71万多人。这就意味着在合作化、「大跃进」运动中给38万人带上「四类分子」帽子。他们任人宰割,也是饿死最多的群体。到1979年中央决定为其摘帽时,安徽只剩下29万「四类分子」,这就是说共有42万「四类分子」在此期间被整死、饿死。

为了不被戴上「四类分子」帽子,成为专政对象,农民即使有满腔怨恨,也只好隐忍。但仍有铤而走险者。仅1960年12月到1961年2月两个月,全省发生哄抢、盗窃国家粮库粮食事件847起,损失粮食、山芋180万斤。据对淮南、芜湖、马鞍山三市和和南陵、六安等13个县调查,参与哄抢者5495人,都是普通农民,因为断炊家里都有饿死的人。1960年12月27日一天就发生抢粮28起,在抢粮过程中杀死干部和仓库管理员26人,作案者全是农民。

三、对社会控制的第三个手段,就是把社员严密控制起来,让他们无可逃遁。

按照「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的原则,让他们从事农业生产、大鍊钢铁、兴修水利,干部严格管理,劳动场所有民兵看守;有的地方男女分开住宿,夫妻不能过正常生活,稍有不满者,即遭到批斗,甚至戴上「反革命」、「坏分子」帽子,或送到劳改队。公社社员完全失去人身自由、行动自由。公共食堂普及后,社员家里锅碗盆杓被没收,拿去炼铁,动辄不给饭吃,逼得他们不得不就範。

四、第四是广设收容审查站,把逃难的群众拦截、遣送回来,不让他们外逃谋生。

从1958年到1960年,国务院、公安部先后发出多次通知,要求全国做好收容遣送工作,不要让农民流入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影响国家形象。安徽先后设立100多个收容遣送站,据38个县市不完全统计,三年中先后收容遣送40.8万人。有的人被收容后,被迫给收容单位干活、做苦力。被收容的人吃不饱饭,还要做重体力活,加上打骂、虐待,不少人死在收容遣送站。仅宿县1960年在收容审查中就扣押3005名外流人员,长期不放,无偿劳动,死在收容所的237人。

1960年12月,中央办公厅秘书室给安徽省委转来一封群众来信,反映他1960年10月9日到合肥探亲,被合肥市胜利路派出所抓进收容所,儘管他说明自己是来探亲并提出亲戚家庭住址、门牌号码,收容所就是不放人,直到11月8日,才逃跑出来。省委公安厅派人到合肥收容所检查,据对在册的24300名被收容审查的人员甄别,有6527人不该收容,其中有2314人是外出必须路过合肥的,1950人是到合肥探亲访友的,809人是到合肥看病的,554人是到合肥购物的,还有的居然是晚上看戏、到澡堂洗澡回去晚,被当做外流人收容。

五、除了收容审查,还有一条就是不断地搜山,把群众活命的一线希望也给掐断了。

安徽省西部和南部都是山区。在饥饿、死亡面前,不少人逃往山区,去找野生动、植物充饥。面对人口大量死亡,政府不是想办法救人,而是兴师动众,省委指示公安机关,要不断搜山,把逃亡的「地富反坏」抓回来接受改造。1960年出动60余万人次,搜查出所谓1000多「反坏分子」嫌疑人,结果只有23个地主,12个反革命,他们没有现行破坏活动,如果不是为了活命,谁愿意到深山老林去风餐露宿?

在那不可思议的年代,中共就是从这五个方面把社会控制得如铁桶一般,整个华夏大地俨然成为一座集中营。



上一篇: 下一篇:

丰田RAV4 EV瞩目登场

丰田、通用、Volvo 和 Lyft 齐聚一堂,听他们如何评论自动驾驶

丰田《Toyota Avalon》旗舰小改款  芝加哥车展小

丰田《Toyota》全新北美总部建置中 预计2017年中启用

丰田「子弹头」2021年发售,TNGA平台轴距3450 mm

丰田与 ADIDAS 合作发布 「TOYOTA C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娱乐网|最具特色生活|网站地图 澳门申博太阳官网 申博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