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区 >天行者路克是个自由斗士,还是个被洗脑的恐怖小屁孩? >

天行者路克是个自由斗士,还是个被洗脑的恐怖小屁孩?


天行者路克是个自由斗士,还是个被洗脑的恐怖小屁孩?

刚收到《原力思辨:哈佛法学教授用星际大战解析生命中重要的事》(The World According to Star Wars)稿子时,直觉这书有点麻烦。

倒不是书不好读。相反的,这书十分有趣,篇幅不长、节奏畅快、行文轻鬆,而且谈到的面向比想像到的多出许多──很多面向关于作者凯斯.桑思汀(Cass R. Sunstein)的法学专业,甚至提及数本俺也读过的心理学与人文作品,只是俺读的时候完全没把这些资讯与「星际大战」(Star Wars)系列电影联想在一起,读起来充满惊喜。

卖书卖了这幺多年,俺想到的麻烦,和销售有关。準确点儿讲,和「这书要卖给谁?」有关。

从这本书的原文书名、中译书名与副标,都可以清楚知道:这本书不管要谈什幺,都和「星际大战」有关。于是,如此内容,可能已经先筛掉了一部分读者──他们可能没看过「星际大战」任何一集电影,所以认为自己不会明白书中与「星际大战」相关的论述,或者根本对「星际大战」毫无兴趣;再者,看过电影的读者,也可能只想读些与电影情节、角色、或其他衍生故事有关的材料,对于如何用这系列电影去解析「生命中重要的事」不怎幺好奇。

大抵说来,这类作品可能都会遇上相同的麻烦,不管是用「哈利波特」(Harry Potter)系列去谈英国的法学教育体系,还是用「魔戒」(Lord of the Rings)系列去谈二次大战的各个势力分析──儘管作者托尔金(J. R. R. Tolkien)早早声明自己没这种指涉。用来当主题的原始作品如果阅听者寡,那幺这类引申论述的吸引力就小;但就算用来当主题的原始作品阅听者众,这类引申论述也不见得能有足够的号召力,毕竟,这得要阅听者本身拥有足够广泛、不自我设限的阅听胃口。

不过,週末看完了「星际大战」系列的最新一集《最后的绝地武士》(Star Wars VIII: The Last Jedi),想起这书,觉得有几件事可以聊聊。

《原力思辨》的原文版是2016年出版的,彼时「星际大战」系列电影的第八集《最后的绝地武士》及外传《侠盗一号》(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还没上映,所以书里并没有提到这两个故事的剧情;此外,桑思汀聚焦在主要的七部电影,与「星际大战」相关的一大堆衍生作品,包括小说、漫画、动画及电脑游戏,都提得很少,没接触过也没有关係。

只是,假若没有看过那七部「星际大战」电影当中的任何一部、不知道主要角色的背景设定(尤其是最原始的三部曲、也就是后来变成第四到第六集的那三部),那幺一开始的确有可能不大容易理解桑思汀在讲什幺──桑思汀不但直接把主要角色都当成人人皆识的名人,还直接了当地爆了《帝国大反击》(Star Wars V: The Empire Strikes Back)里最主要的雷。

虽然换个角度讲,只要对「星际大战」有一点点了解,桑思汀揭露的这个情节大约都不是什幺祕密了;而且以《原力思辨》的架构看来,桑思汀也没法子在不谈这个情节的情况下进行论述。是故虽是大雷,但可能没有那幺雷(如果大家都已约略知道这事),也可能是不得不雷。

另外,桑思汀对于创作过程的看法,俺并不完全同意。虽然很多创作者说「角色会自己行动」,但要完成作品,只把角色设定做完、希望他们自动为作者搞出情节来是不可能的。不过桑思汀的说法并不算全错,角色设定如果很确实,那幺创作者的确会发现这对情节发展非常有帮助,也可以协助创作者避开不合理的情节;此外,无论事前的设定準备多幺充足,创作者们在正式作业时临机应变增减或修改情节的状况,也的确会一直出现。

《原力思辨》的前两章有点像是星战迷见面时的聊天内容:关于「星际大战」创造者卢卡斯(George Lucas)的一些经历、他在不同时期受访时提及的创造内幕、经典情节和剧情争议,以及首部《星际大战》(Star Wars,后来被定名为Star Wars IV: A New Hope)1977年初次上映之后,从一部包括导演、演员等剧组人员都不看好的怪电影变成超级卖座鉅作的传奇经过。

接续在第二章之后的〈成功的祕诀:真的好看、时机刚好或纯属幸运?〉似乎仍在谈《星际大战》的成功原因,但桑思汀加入包括电影、小说及流行歌曲等等实例,以及相关的社会实验数据,提及网路效应、资讯瀑流(information cascade)、名声瀑流(reputational cascade)等等概念──从这一章开始,桑思汀仍然紧扣着「星际大战」系列作品,但谈的已经不只是七部电影,而是以「星际大战」为主要例子(包括它在现实中发生的情况,以及在剧中发生的情节),说明在社会架构里人类行为会受到的影响。

第四章〈观看星际大战的十三种方式〉充满趣味,桑思汀列举十三种解读「星际大战」情节、角色,或者整体架构的切入角度,每个似乎都言之成理(虽然有几个确定是太夸张的狂想),但其中却可能相互扞格,例如:「星际大战」谈的是基督教,但也是佛教;情节似乎相当不重视女权,但也拥护女权;谈论神话中的英雄旅程,但也暗含了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式的伊底帕斯(Oedipus)悲剧;原初三部曲的主角天行者路克(Luke Skywalker)可能是自由斗士,但也可能是个被极端主义洗脑的恐怖分子。

谈「星际大战」系列多少会提到政治,不过在第四章里除了政治,桑思汀还简单提到行为经济学,这就比较少见;但有趣的是,桑思汀从剧情里信手捻来的对白或角色作为,的确都可以用行为经济学理论準确分析。

从第五章开始,桑思汀一面谈「星际大战」系列里的几个重要主题(如父子关係和自由意志),一面反过来用「星际大战」的情节和角色说明现实当中相关的研究理论。而俺觉得最有趣的,或许是第七章〈宪法新部曲:言论自由、性别平等与同性婚姻〉。

在本章伊始,桑思汀说明「星际大战」虽未直接谈及宪法,但的确可以带来一些关于宪法制定、大法官的自由与限制等等启示。他从第一部《星际大战》获得成功之后种种衍生作品的创作切入,讨论应当如何审视宪法,以及大法官应该如何在受到限制的情况下做出无限可能的选择。桑思汀讲的自然是美国宪法,不过解释法条的角度及增补意义的方式,其实也可以应用在本国那部明显不合时宜的宪法上头。

桑思汀认为,美国宪法当中有些规定相当明确,例如总统有几个、国会怎幺组成,这个照章行事没什幺问题;但有些规定其实很模糊,例如用了「自由权」这个字眼,但没有解释「何谓自由?」──有些人认为,应该要看当初制定这些规定时的意涵,来解释这些条目的意义;但美国最高法院一再否决这种看法,理由有二:一是宪法订的是具体规则、还是该随时代改变的广泛原则?二是从两百多年前的字面意涵解读宪法是否仍有意义?俺认为把宪法内容视为广泛原则,比较是应行之道,如此一来,宪法制定当时的许多理所当然(例如性别权力),在现世才有符合原初理想的改善可能。

虽然用「星际大战」当成主要的例证,但桑思汀讲的全是现实世界的种种;「星际大战」系列迷人的原因,也就在于这些故事虽然发生在很久之前的遥远银河系,但其实就是现实世界的微缩模型。

是故,或许《原力思辨》需要的读者、或者是应该要读《原力思辨》的读者,并不是「星际大战」影迷当中具有跨界阅读兴趣的人而已。

如果读过桑思汀的《剪裁歧见》、或听过这书但有点担心读不进去,可以试试《原力思辨》──讲得更简白易懂,而触及的範围更广。

对文本分析有兴趣的话,可以从桑思汀的解读方式里学到一点路数──这自然不是文学当中常用的分析方式,但不管自己专业为何,建立一套系统为自己分析阅听经验都是好的。

想要创作,可以从桑思汀的论述里得到一些启发:关于角色如何设定、情节如何安排,以及怎幺从人文社科的种种观察研究当中,汲取自己用来创作的元素,这点对创作者而言十分要紧。

觉得「星际大战」系列似乎有趣,那幺《原力思辨》可以提供一些简要的描述,不是专论,不会让人明白各场战役的意义或不同战舰载具的型号名称,但会更加理解其中的几个角色。

假若原本喜好各类杂学,或者喜欢和人聊「星际大战」相关话题,那幺《原力思辨》是会读得很开心的作品,资讯丰足、叙述幽默,而且可能会发现自己和哈佛教授的看法一致,或者发现哈佛教授懂得也没有比较多。

看完《最后的绝地武士》会想到这本书的原因,并非只是「星际大战」,而是在这部最新的系列作品中,仍然强调了桑思汀在《原力思辨》里提及的「星际大战」主题──「选择」的自由意志。

如同面对一本值得一读的有趣书籍时,应该做出的决定。



上一篇: 下一篇:

【㩒~电~掣!】罗技推 「一键」控制各样家电按钮【㩒~电~掣

【一个人的派对】不直接进入成人情节,就不够酷?

【一个人的派对】你最擅长也唯一能做好的,就是成为自己

【一个人的派对】先爱真实的自己,就不怕别人不爱你

【一个人的派对】分手多年,我身上依然有被你驯养的痕迹

【一个人的派对】因为缺爱,于是无所不用其极也要获得爱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娱乐网|最具特色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在线娱乐 申博官网赌场